185-6534-7751
杀猪盘诈骗

杀猪盘诈骗

服务价:¥

好评系数:杀猪盘诈骗

立即询价 杀猪盘诈骗

杀猪盘诈骗简介

杀猪盘,是一个网络流行词;是诈骗团伙对交友婚恋类网络诈骗的一种俗称;是指诈骗分子利用网络交友,诱导受害人投资赌博的电信诈骗方式。诈骗分子准备好人设、交友套路等“猪饲料”,将社交平台称为“猪圈”,在其中寻找被他们称为“猪”的诈骗对象。通过建立恋爱关系,即“养猪”。最后骗取钱财,即“杀猪”。 据2022年4月14日百度指数显示,杀猪盘的整体日均搜索指数值为661、移动日均搜索指数值为537、最高峰值为12391;资讯日均指数为50231、最高峰值为570934。

“杀猪盘”的甜蜜陷阱?蜀黍来揭露

 

杀猪盘诈骗词语来源

“杀猪盘”起源于东南亚,以单身女性为主要危害对象; 来自于从事电信诈骗行业人员的内部称呼,形象地将结交受害人、与受害人建立亲密关系、骗取受害人财物等过程比拟作“养猪、杀猪”的过程。

杀猪盘诈骗流行背景

2018年,“杀猪盘”新型电信诈骗开始出现。 2019年1月至8月,在中国境内发生的“杀猪盘”网络诈骗案件涉案金额达38.8亿元,每宗案件受害人的平均损失达18.1万元,是其他类型案件平均损失的4.8倍。

2019年12月16日,“杀猪盘”入选“2019年度中国媒体十大新词语”。

2020上半年,全中国共破获电信网络诈骗案件10.1万起,同比上升73.7%。“杀猪盘”案件作为电信网络诈骗犯罪的多发案件,呈现出涉案金额巨大、作案手段隐蔽、作案方式智能、作案地域跨境等特点。这类犯罪的持续发生,不仅让被害人在经济和感情上蒙受损失,还严重危害着社会秩序。

2020年1月至2021年3月,D市公安局录入公安部电信诈骗案件侦办平台的案件数量共计3158起,涉案金额高达1.76亿元。其中,“杀猪盘”网络诈骗犯罪案发量位居第三,录入平台案件618起;而总计涉案金额高达6975.11万元,占比最大,为39.6%。公安部也称该类犯罪为“当前令群众损失最大、危害最突出的案类”。

据公安部发布的信息,2021年,全国公安机关破获虚拟货币洗钱案件259起,收缴虚拟货币价值110亿余元。

杀猪盘诈骗手段特点

“杀猪盘”里没有爱情,只有充满谎言和欲望的一群磨刀霍霍的“屠夫”。“找猪—喂猪—养猪—杀猪”是“杀猪盘”的灵魂四步。诈骗者把受害者叫做“猪”。“找猪”是从陌生人到私加好友;“喂猪”是团伙成员盗用他人优质资料包装自己,向受害者灌输自己很成功、很优秀等信息,获取受害者的信任;恋爱过程叫作“养猪”;欺诈过程叫作“杀猪”。受害者心中的“完美爱情”,在骗子眼里,不过是一场“杀猪记”。

杀猪盘诈骗类型特征

根据收集的案例,按行骗手段可将杀猪盘电诈犯罪分为三类:投资型、博彩型、索取钱财类。

投资类犯罪分子经过与受害人接触后,一般对涉及财物和投资的话题只字不提,以避免受害人内心产生提防之意,在和受害人建立亲密关系之后,会逐渐谈及收入、财物话题。犯罪分子会将投资的相关信息无意在交流中和社交平台上进行展示,勾起受害人的兴趣,主要方式为向被害人介绍股票、期货、石油、黄金、大宗商品交易平台,引导受害人下载非法交易平台,以小额回报为诱饵,使受害人相信投资回报丰厚,且真实可靠,诱使受害人进行大额投资。

博彩型主要方式为犯罪分子以赚取外快的名义向被害人介绍游戏类的博彩平台,以“平台漏洞”“系统漏洞”等理由,向受害者保证利润,并以小数额的资金回报作为诱饵,诱使受害者步步转账,层层进入圈套,同前者,犯罪分子会利用已经建立的亲密关系,以“恋人”和“伴侣”的角度诱骗受害者转账,此类行骗方式中的受害者,深陷对犯罪分子所虚构的亲密关系之中,无法自拔,以致部分受害认识不到自己已经被骗,不惜变卖家产,背负高额贷款,跟随犯罪分子进行赌博,以期回笼本息。

索取类此类行为相较于前两种诈骗类型,危害较小,受害者往往以男性为主,表现形式为犯罪分子通过社交工具、直播平台接触受害者以后,以情感交流为诱饵,与受害者建立亲密关系,并通过发送日常语音、图片、视频等方式取得信任,甚至建立情感关系,此后犯罪分子便在日常的交流中提出各种各样的让“伴侣”难以拒绝的要求,比如买衣服、买手机、充话费、加餐费、亲友生病、家庭困难、车祸,甚至以见面赴约的车票、住宿费用等借口,也有部分在交流中有意无意的透露出经济方面的困难,引起受害人的同情心和怜悯心,继而索取钱财。

杀猪盘诈骗社会影响

大数据时代,网络与日常生活充分融合,人们在享受着网络带来便利的同时,也难免会受到网络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网络有风险,交友需谨慎。“杀猪盘”类网络诈骗犯罪作为新型网络诈骗犯罪的一种,表现出了更明显的集团化、专业化、信息化的犯罪趋势,犯罪手段与犯罪套路也不断翻新,这就迫切需要公安机关更新技术手段与转变侦查思维,强化打击力度和犯罪预防;更需要社会各界的共同努力,协力打防网络犯罪、治理网络生态、净化网络空间。

2018年3月至2019年11月,以夏某、孙某光为首犯罪集团,先后在柬埔寨金边和波贝、中国广州、菲律宾马尼拉等地设立多个诈骗窝点,以诱骗投资理财方式大肆诈骗境内中国公民,涉案金额高达4亿余元,涉案团伙成员近千人。2020年5月12日至14日,在公安部统一指挥下,四川公安组织3000余名警力,赴全国15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开展统一收网行动,共抓获嫌疑人868人。该案也成为全国一次性赴外省调动警力最多、抓捕人员最多的案件。

2020年6月28日,白云分局接到市民鲜某报警,称朋友邀请他进入一个微信股票群,老师推荐大家购买股票,鲜某先后向对方提供的18个银行卡号转账290余万元。6月22日,股票开盘,鲜某发现购买的股票暴跌,账户里面的钱全部赔完。随后,股票平台不能进入,鲜某才发现自己被骗了。接到报警后,白云分局涉网违法犯罪侦防中心从全局抽调20余名精干民警成立专案组,开展案件攻坚,并在侦查中发现一条完整的“杀猪盘”电信诈骗犯罪链条,其团伙成员分布在湖南长沙、岳阳和广东深圳、宁夏银川等多地。经过一个多月的侦查工作,专案组最终掌握了居住在长沙、岳阳、郑州、西安、深圳的嫌疑人线索。7月20日,抓捕行动开始,五地同步收网,抓获犯罪嫌疑人12名。8月10日,专案组在广州、银川成功抓获53名犯罪嫌疑人。紧接着,专案组又奔赴中山,辽宁大连、抚顺和黑龙江哈尔滨等地抓获犯罪嫌疑人5名。截至目前,该团伙成员70人全部落网,经查涉案金额超2亿元。

2021年10月,福建南安市公安机关破获一起“杀猪盘”诈骗案件,犯罪团伙利用交友软件吸引用户到虚拟投资平台,再通过泰达币洗钱的方式完成跨境结算,兑换成人民币,最终完成诈骗。

杀猪盘诈骗防范策略

加强法律规制

司法实践中,电信诈骗犯罪的处理情况参照诈骗罪进行处罚,理论界对于单独设立电信诈骗罪名的争论不断。但是面对当前愈发猖狂的电信诈骗案件,必须完善法律制度,更好地将电信诈骗的犯罪情节纳入法律的评价体系中,否则达不到罪责刑相适应的刑法原则。因此,可以考虑单独将电信诈骗犯罪设立为独立罪名,参照普通诈骗犯罪,结合电信诈骗案件的特点进行罪质、罪状的单独表述,并设立对应的刑罚措施。面对更新迅速的电信诈骗手段,可以充分利用司法解释的灵活特点,完善刑法中有关电信诈骗的规定和法律配套体系,这样才能适应不断发展变化的社会,尽量做到罪责刑相适应。

强化国际协作

杀猪盘电诈犯罪中,相当一部分犯罪分子最终是依靠投资、博彩网站和软件,此类网站和软件在社交平台上进行传播,案件发生后,犯罪分子往往遗弃网站和软件潜逃,因为软件和网站具有技术共性,成本极低,更换网址名称、变换界面颜色后即可粉墨登场,骗取其他受害人。非法网址和软件的服务器被选在国外,比如老挝、柬埔寨、越南、马拉西亚、菲律宾等网络环境监管较为松懈、网络博彩合法的地区,因此要从根源上减少此类犯罪行为的发生,必须要联合其他国家的执法力量,一方面对现存的隐藏于国外的犯罪团伙进行清除,另一方面与其他国家签订合作协议,规范管理针对中国公民的网络犯罪行为。

规范社交平台

杀猪盘电诈犯罪行为实施全程依靠网络社交网站和社交软件,无论是犯罪分子寻找作案目标,对自身形象进行包装设计,还是与受害人进行日常交流。司法、电信等部门应联合加强社交平台对平台内部的用户行管理,使用技术手段进行实名和视频动态验证,对违法字段和词语进行筛选,建立完善的预警反馈制度和黑名单制度,对有过不良行为记录的用户实行紧密的技术限制,对社交平台用户数据安全实行责任制,强化社交平台供应商责任主体意识,建立关于电信诈骗的社交账号主体风险制度,对传送违规软件、网站、图片、文字信息的社交账号及认证主题进行风险标记,依据风险等级实施监控、封停等限制措施,比如国务院对高危地区的高风险账号实施全面封禁。

加大宣传力度

杀猪盘电诈主要利用的是被害人情感需求弱点,因此针对潜在的受害人群,可进行必要的诈骗知识的宣传。传统诈骗犯罪案发数量之所以降低,主要归功于公安部门大力的宣传,使社会群众熟知诈骗手段,减少其被骗几率。同样,对新型的电信诈骗手段,公安部门应充分利用新时代新闻媒体,加强防诈骗宣传,比如利用新兴视频媒体抖音、推行微信防诈公众号等,发挥公安机关社区警务的阵地优势,通过喜闻乐见的形式,联合地方政府和企业,开展防诈骗宣传活动,提高群众的防诈识别能力。